2018年12月,限薪1.0版,给出了国内球员工资帽税前1200万(国脚浮动20%),俱乐部投资帽12亿的版本。

2019年12月,限薪2.0版,国内球员工资帽和投入帽标准不变,但给外援设置了税后300万欧的工资帽。

2020年12月,限薪3.0版,国内球员工资帽降为税前500万,外援工资帽税前300万欧,投入帽6个亿。

而现如今限薪4.0版已经被爆出来了,国内球员工资帽降为税前300万,外援工资帽降到税前200万欧,投入帽降到了3个亿!

当男足大过年期间因为输越南,以及女足登顶亚洲杯而被不断“鞭尸”后,再一次被降薪,看起来是连锁反应。但实际上,早在第二阶段的中超,赛区里大家就开始讨论降薪了;只不过在1月份的时候,降不降、怎么降可能还有回旋余地;而在输给越南之后,最后的回旋可能也失去了!

前几年的金元足球,不仅提升了中超联赛的知名度,曝光度,品牌价值,也让国内球员和来中国淘金的老外们,赚的盆满钵满。但也正是在金元足球时期,舆论就已经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之前在亚泰和申花效力过的尼日利亚前锋伊哈洛,19年5月接受上海媒体《新闻晨报》的专访时就提到:“我看到了很多有天赋的中国球员,但有些球员停留在自己的舒适区中,满足于现状,他们没有想过要去更好地提高自己,到更大的俱乐部去踢球,甚至到欧洲去踢球”。而韩国媒体《今日亚洲》则在15年11月中国队主客场连续战平香港后,明确提到韩国球员还有外出闯荡的决心,但中国球员没有!

而中国球员的这种“安于现状”,正是始于2011年以后。当时的冯潇霆,黄博文在全北都能获得稳定的出场时间;蒿俊闵当初在被沙尔克放弃的同时,德甲、德乙、荷兰球队都给他递上了邀约,但他们还是选择回来了。而张稀哲刚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大家还能看到他在狼堡半年,传接球的速率和对抗都有了不小的提升。但是慢慢的大家会发现,张稀哲在比赛中创造性的传球少了,盘带逐渐退化了,灵气逐渐消失了;他也从出国前的核心踢法,彻底变成了辅助型踢法,在外界前两年调侃国安的进攻是比埃拉+奥古斯托2打11的背后,张稀哲的“迷失”是否也跟国内的日子太过于安逸有关呢?

早在2020年12月,足协秘书长刘奕就说过限薪是为了鼓励本土球员留洋、提升球技。当时刘奕的这番说法,“乍一听”是存在疑问的;明眼人都很清楚,大多数中国球员目前的竞技水平根本不具备在欧洲立足的能力。但是当足协亲自推动留洋,由中资俱乐部来充当中转站,暂时给中国球员打通了一条留洋通道的情况下,这个时候就是看球员愿不愿意出去了。如果还是能在国内轻松赚钱,大多数球员未必愿意走出去;但现在把年薪压到了税前300万,相当于税后175万,只有25万欧的情况下,中国球员出去踢球完全有机会赚到比在国内更多的钱,不断降薪确实有可能起到逼迫球员走出舒适区的目的!

在《足球》报发表的《最严限薪令即将发布!》的文章中,提到了一个细节:“在2020年12月限薪令3.0版本颁布之前,有关方面计划是将薪资直接降为税前200万,但这个方案受到了多家俱乐部反对,因为巨大的薪资差距固然能够让俱乐部减少支出,但同样对于球员的心理和情绪打击也是极为严重的,俱乐部投资人们更希望用缓降方式调整金元足球时期产生的不合理薪资待遇,而不是直接腰斩式,来一个急刹车。”

但这一次足协的降薪,不仅得到了各方的大力支持,甚至可以说有些俱乐部是再一次降薪的重要推动者。之前在接受央视的采访时,亚泰俱乐部的大管家曾总在提到股改以及俱乐部生存危机的时候,就提到了“可不可以再进一步限薪?”到了1月上旬的成都会议,关于进一步限薪、限制投入的内容就已经被拿出来讨论了;而《北京青年报》著名媒体人肖赧则爆出:“不同俱乐部因运营目标、经济基础各异而表达了不同观点,但对于‘限薪、限投进一步加码’势在必行,各方的认识比较统一”。

那么话说回来,为何这一次,在近一步限薪的问题上,俱乐部们达成了高度统一?可以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目前的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正面临着严峻的经济危机,有些俱乐部在引援、选帅的谈判过程中,甚至会事先问对方,“能不能接受工资先欠着,过两年再补上”的背景下,降薪是缓解俱乐部生存压力的一种手段。

而与此同时,很多俱乐部把生存的希望也寄托在了股改上。在股改前,近一步降薪、压缩投入,也同样是为了尽可能的给参与股改的企业,创造一个相对轻松一些的投资环境,起到推动股改的作用。

过去4年,限薪令就出台了4个版本,这可以体现出中国足协对于标准制定的随意性。而在不断的降薪,中性名等“一刀切”的政策之后,也存在着一个更大的疑问——能否把问题给一刀切了?特别是当我们看到很多俱乐部高管把“只拖不欠”、“不行你就去足协告”挂在嘴边,白条和承诺不兑现随处可见,有些俱乐部连2020赛季的工资、奖金都还没结算完的背景下,欠薪问题是否能得到解决不应该比降薪更为棘手么?

当中乙一些月薪3000的球员都被长期欠薪,去年中甲、中乙都有球队因为交不起食宿费,球员在赛区里一日三餐无法得到保障,甚至差点被酒店轰出去,再联想到去年中超16队有14个队欠薪等现状,过去几年好不容易搭建起的“职业体系”,已经在金元褪去后灰飞烟灭。

在去年3月做客央视时,足协主席陈戌源提出了“公益足球”,引发了广泛热议。然而当我们看到联赛的热度、商业价值、品牌影响力都已经跌到了谷底,中性名又让投资方失去了利用俱乐部给母公司打广告的价值,所有俱乐部都是赔本赚吆喝,这些还在投资足球以及即将进来的企业确实是在做“公益”!

当然第一个提出公益足球的并不是陈戌源,而是前国安俱乐部大管家罗宁。当初罗总的很多语录,没少被外界抨击为吹牛,但后来却一一应验了。比如当年罗总说买来梅西和伊涅斯塔这样的球员,对中国足球没有意义;如今再回过头来看,金元足球来了那么多大牌外援、外教,对中国足球有什么帮助么?再比如罗总当年对中国足球热度持续上涨的军备竞赛,评价为会把市场玩坏了,不符合市场规律;而“市场规律”甚至一度成为罗宁语录的标签,如今再回过头来看,罗总的市场规律是不是很有前瞻性呢?

很多人都知道职业足球的发展需要按照市场规律、足球发展规律来运营;但中国足协的调控,他们的日常工作,尊重市场规律了么?所制定的标准到底是经过深度调研制定的,还是一拍脑袋就定下来了呢?球员赚的多了,出台政策限制;球员被欠薪,经常无能为力!出现了问题只注重节流的同时,是否也应该出台“开源”的举措呢?

当中国足球在金元足球褪去后,过的已经足够“魔幻”;想要触底反弹,公益足球应先尊重市场规律,向职业化靠近!

2018年12月,限薪1.0版,给出了国内球员工资帽税前1200万(国脚浮动20%),俱乐部投资帽12亿的版本。

2019年12月,限薪2.0版,国内球员工资帽和投入帽标准不变,但给外援设置了税后300万欧的工资帽。

2020年12月,限薪3.0版,国内球员工资帽降为税前500万,外援工资帽税前300万欧,投入帽6个亿。

而现如今限薪4.0版已经被爆出来了,国内球员工资帽降为税前300万,外援工资帽降到税前200万欧,投入帽降到了3个亿!

当男足大过年期间因为输越南,以及女足登顶亚洲杯而被不断“鞭尸”后,再一次被降薪,看起来是连锁反应。但实际上,早在第二阶段的中超,赛区里大家就开始讨论降薪了;只不过在1月份的时候,降不降、怎么降可能还有回旋余地;而在输给越南之后,最后的回旋可能也失去了!

前几年的金元足球,不仅提升了中超联赛的知名度,曝光度,品牌价值,也让国内球员和来中国淘金的老外们,赚的盆满钵满。但也正是在金元足球时期,舆论就已经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之前在亚泰和申花效力过的尼日利亚前锋伊哈洛,19年5月接受上海媒体《新闻晨报》的专访时就提到:“我看到了很多有天赋的中国球员,但有些球员停留在自己的舒适区中,满足于现状,他们没有想过要去更好地提高自己,到更大的俱乐部去踢球,甚至到欧洲去踢球”。而韩国媒体《今日亚洲》则在15年11月中国队主客场连续战平香港后,明确提到韩国球员还有外出闯荡的决心,但中国球员没有!

而中国球员的这种“安于现状”,正是始于2011年以后。当时的冯潇霆,黄博文在全北都能获得稳定的出场时间;蒿俊闵当初在被沙尔克放弃的同时,德甲、德乙、荷兰球队都给他递上了邀约,但他们还是选择回来了。而张稀哲刚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大家还能看到他在狼堡半年,传接球的速率和对抗都有了不小的提升。但是慢慢的大家会发现,张稀哲在比赛中创造性的传球少了,盘带逐渐退化了,灵气逐渐消失了;他也从出国前的核心踢法,彻底变成了辅助型踢法,在外界前两年调侃国安的进攻是比埃拉+奥古斯托2打11的背后,张稀哲的“迷失”是否也跟国内的日子太过于安逸有关呢?

早在2020年12月,足协秘书长刘奕就说过限薪是为了鼓励本土球员留洋、提升球技。当时刘奕的这番说法,“乍一听”是存在疑问的;明眼人都很清楚,大多数中国球员目前的竞技水平根本不具备在欧洲立足的能力。但是当足协亲自推动留洋,由中资俱乐部来充当中转站,暂时给中国球员打通了一条留洋通道的情况下,这个时候就是看球员愿不愿意出去了。如果还是能在国内轻松赚钱,大多数球员未必愿意走出去;但现在把年薪压到了税前300万,相当于税后175万,只有25万欧的情况下,中国球员出去踢球完全有机会赚到比在国内更多的钱,不断降薪确实有可能起到逼迫球员走出舒适区的目的!

在《足球》报发表的《最严限薪令即将发布!》的文章中,提到了一个细节:“在2020年12月限薪令3.0版本颁布之前,有关方面计划是将薪资直接降为税前200万,但这个方案受到了多家俱乐部反对,因为巨大的薪资差距固然能够让俱乐部减少支出,但同样对于球员的心理和情绪打击也是极为严重的,俱乐部投资人们更希望用缓降方式调整金元足球时期产生的不合理薪资待遇,而不是直接腰斩式,来一个急刹车。”

但这一次足协的降薪,不仅得到了各方的大力支持,甚至可以说有些俱乐部是再一次降薪的重要推动者。之前在接受央视的采访时,亚泰俱乐部的大管家曾总在提到股改以及俱乐部生存危机的时候,就提到了“可不可以再进一步限薪?”到了1月上旬的成都会议,关于进一步限薪、限制投入的内容就已经被拿出来讨论了;而《北京青年报》著名媒体人肖赧则爆出:“不同俱乐部因运营目标、经济基础各异而表达了不同观点,但对于‘限薪、限投进一步加码’势在必行,各方的认识比较统一”。

那么话说回来,为何这一次,在近一步限薪的问题上,俱乐部们达成了高度统一?可以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目前的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正面临着严峻的经济危机,有些俱乐部在引援、选帅的谈判过程中,甚至会事先问对方,“能不能接受工资先欠着,过两年再补上”的背景下,降薪是缓解俱乐部生存压力的一种手段。

而与此同时,很多俱乐部把生存的希望也寄托在了股改上。在股改前,近一步降薪、压缩投入,也同样是为了尽可能的给参与股改的企业,创造一个相对轻松一些的投资环境,起到推动股改的作用。

过去4年,限薪令就出台了4个版本,这可以体现出中国足协对于标准制定的随意性。而在不断的降薪,中性名等“一刀切”的政策之后,也存在着一个更大的疑问——能否把问题给一刀切了?特别是当我们看到很多俱乐部高管把“只拖不欠”、“不行你就去足协告”挂在嘴边,白条和承诺不兑现随处可见,有些俱乐部连2020赛季的工资、奖金都还没结算完的背景下,欠薪问题是否能得到解决不应该比降薪更为棘手么?

当中乙一些月薪3000的球员都被长期欠薪,去年中甲、中乙都有球队因为交不起食宿费,球员在赛区里一日三餐无法得到保障,甚至差点被酒店轰出去,再联想到去年中超16队有14个队欠薪等现状,过去几年好不容易搭建起的“职业体系”,已经在金元褪去后灰飞烟灭。

在去年3月做客央视时,足协主席陈戌源提出了“公益足球”,引发了广泛热议。然而当我们看到联赛的热度、商业价值、品牌影响力都已经跌到了谷底,中性名又让投资方失去了利用俱乐部给母公司打广告的价值,所有俱乐部都是赔本赚吆喝,这些还在投资足球以及即将进来的企业确实是在做“公益”!

当然第一个提出公益足球的并不是陈戌源,而是前国安俱乐部大管家罗宁。当初罗总的很多语录,没少被外界抨击为吹牛,但后来却一一应验了。比如当年罗总说买来梅西和伊涅斯塔这样的球员,对中国足球没有意义;如今再回过头来看,金元足球来了那么多大牌外援、外教,对中国足球有什么帮助么?再比如罗总当年对中国足球热度持续上涨的军备竞赛,评价为会把市场玩坏了,不符合市场规律;而“市场规律”甚至一度成为罗宁语录的标签,如今再回过头来看,罗总的市场规律是不是很有前瞻性呢?

很多人都知道职业足球的发展需要按照市场规律、足球发展规律来运营;但中国足协的调控,他们的日常工作,尊重市场规律了么?所制定的标准到底是经过深度调研制定的,还是一拍脑袋就定下来了呢?球员赚的多了,出台政策限制;球员被欠薪,经常无能为力!出现了问题只注重节流的同时,是否也应该出台“开源”的举措呢?

当中国足球在金元足球褪去后,过的已经足够“魔幻”;想要触底反弹,公益足球应先尊重市场规律,向职业化靠近!

先别说限薪了,现在🈶️多少俱乐部是不签薪的,工资都发不出了,还何谈限薪

先别说限薪了,现在🈶️多少俱乐部是不签薪的,工资都发不出了,还何谈限薪

按市场规律中超球员300万都拿不到,俱乐部一年收入才多少钱?以前完全是靠母公司输血才能拿这么多,如果俱乐部独立核算,不说盈利,哪怕只是保证收支平衡都不可能开到这么高的工资。

按市场规律中超球员300万都拿不到,俱乐部一年收入才多少钱?以前完全是靠母公司输血才能拿这么多,如果俱乐部独立核算,不说盈利,哪怕只是保证收支平衡都不可能开到这么高的工资。